大众与大乘

引 言

对法显的研究成果众多,就译经而言,主要针对法显为中国佛教经典的梵文直译本传播桥梁作用加以肯定。1981年靳生禾《试论法显》认为有三点值得注意:一是当时中国还没有的重要戒律经典;二是从法显开始,中国佛教界改尊信西域胡本为尊信梵文正本;三是法显将众多口授经典记录成文字[3]。1985年任继愈等人主编的《中国佛教史》中专门有一节对法显求法的目的、经历、翻译经典等做出考察[4]。2005年张风雷《法显携归之〈大般泥洹经〉
的译出与晋宋之际中国佛学思潮的转向》认为,法显携归的
《大般泥洹经》的译出,直接推动了竺道生等人在理论上将大乘般若学和涅槃学结合起来,为后来的整个中国佛教思想发展构建了基础的理论框架,在中国佛教思想发展史上具有划时代的重要意义[5]。2008年降大任《法显——舍身求法第一人》指出,从法显开始,中国佛教才逐步结束了从西域中转译佛典的历史,直接输入印度佛教文化,增强了中国佛教的系统性、
完整性[6]。2010年董永刚《法显对汉地戒律的贡献及其对现世社会的影响》一文,认为法显求取回来的律藏,使中国律学更加完整,对中土佛教僧团戒律建设有至关重要的作用[7]。同年,温金玉发表《法显大师与中国律学》对法显求法之目的、意义,以及当时中国僧团戒律状况进行探索[8]。2013年王邦维《法显与佛教戒律在汉地的传承》一文,从法显赴印度前汉地戒律传承情况、他取回的律典,以及《僧祇律》、《五分律》在汉地的传承做出绵密的研究[9]。此外,《僧祇律》作为早期译本,其语言价值很高,有众多人士关注其语料价值[10],还有一些对《僧祇律》本身具有的特点进行研究。2001年龙延、陈开勇发表《〈摩诃僧祇律〉记述之文学故事概观》[11],从文学角度考察《僧祇律》的文学价值。2003年龙延又进一步发表《〈摩诃僧祇律〉与〈四分律〉记述故事之比较》,认为《僧祇律》的本生故事较多,众律本中同一故事,则《僧祇律》简洁生动。[12]

《法显传》中,开篇即言“法显昔在长安,慨律藏残阙”[1]金沙澳门官网,,标明其西行求法之目的。至于其回国后所译经典影响深远,其中《大般泥洹经》中的佛性说,更对当时思潮有举足轻重的影响,汤用彤在《魏晋南北朝佛教史》中评价说:“开中国佛理之一派,至为重要。”法显求法本来目的,乃为律藏残阙,求补律藏,共携带回国三部律典,分别是《摩诃僧祇律》、《萨婆多众律抄》、《弥沙塞五分律》[2],他为何会选择翻译《僧祇律》,这与部派佛教思想特色是否有联系?与当时的佛教思想是否有联系?

中斯佛教文化交流特辑

释湛如;

上述的研究中,学者对法显的历史贡献及意义都做出了正面肯定,为本文能更进一步细致研究法显翻译活动及其原因,提供了坚实的基础。

弥沙塞五分律; 律藏; 大般泥洹经; 法显传; 佛教史; 慧远; 十诵律;
四分律; 佛理; 佛性;

中国佛教协会; 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;

大众与大乘——法显与《摩诃僧祇律》的翻译辨析

标签: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